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最新动态>正文

首届林茨摄影理论奖学金入围者徐婷婷:清末中国摄影史

徐婷婷,女,1982年4月生于北京,硕士学历,最后毕业学校:帕森斯设计学院,艺术学专业,现工作单位 美国芝加哥大学--艺术史系、博士在读。

  林茨摄影理论奖参赛题目: 《中国摄影史》第三卷:《中国摄影师 1844─1879》内容的翻译、考证。研究方向:清末中国摄影史。

  一、研究及立论依据

  要包括: 项目的研究意义、国内外研究现状分析、附主要参考文献。翻译、引进英国收藏家泰瑞·贝内特所著《中国摄影史》丛书对现阶段的中国摄影史研究有很大意义。这是迄今唯一一部系统整理、考证中国早期摄影史的英文专著,丛书共三卷,合计中文翻译量达50万字。其中涉及到大量的地名、人名考证,及清末报刊广告查询工作,是一项很艰苦、对精确程度要求很高的工作,且要求熟悉老照片考证方法、资料查询渠道。19世纪的西文文献中,对中国地名、人名拼写大多很不规范,大多依照方言,据拼写者个人喜好而定。原著用英文写成,可以不必拘泥这些,直接引用即可。但如果翻译成中文,则必须找到对应的准确信息。根据英文,找到清末对等的中文文献,且费时、费精力。有时一个图片标题中三两个字的内容,需要好几天的工作量。因此,这套丛书的翻译工作本身即为一项研究课题。我从2010年初开始着手联系作者、联系中国摄影出版社,希望能凭自己在照片考证方面的微末经验,把这套书负责任、准确地用中文呈现出来。在我看来,这套书的长处有二。首先,是清末西文史料收集。其二,由于作者是位大藏家,因此在图片资源上更有一般学者不能比拟的优势。这两点决定了这套书不可替代的重要性。现在无论中外,对早期中国摄影史的研究,还处于基本材料的挖掘、整理阶段,因此,这样一本最最基础性的、类似工具书一样的书籍,是大家最需要的。

  我从事这项翻译工作的初衷,想让中国我这一辈年轻学者能在步时就看到西方目前最新的研究成果,明白西学考证的思路,且让他们从中找到能在中文史料中进一步挖掘下去的课题。因此,我愿意用自己的两三年的闲暇时间去从事这样的工作。虽然对自己的研究,是时间上的牺牲,但对整个领域的发展会是很有帮助。对我这样的年轻人来说,这样的时间付出是有意义的。令人欣慰的是,随着翻译与原书出版的同步进行,这本书的价值在西方和中国很快被人认可,或得到关注。在西方,已有盖蒂研究院的《丹青与快门》(Brush & Shutter)这样的在艺术史、社会文化史两条大框架内讨论中国摄影史的学者出版物出现。泰瑞·贝内特的研究成果已经为一流的美国学者所用,去更深入地阐释中国摄影的艺术特点和独特的成就。本书的工具书和史料整理的功能已经完全派上了用场。在中国,积极的认可,或者说,对此书长处的体会、信息的吸收大概要稍稍滞后些。我希望能尽快把三卷本完全翻译完,让中国的学者,尤其是年轻人,尽快对早期中国摄影的西文史料能了解个全貌,并能以中文史料为基础,做出一些对等的成果。现在,三卷本的翻译工作处于中期。前两卷已经翻译完成,但有些地点、内容细节还在推敲。正在翻译的第三卷《中国摄影师:1844─1879》完成了对西文文献中涉及的中国摄影活动的全面总结,由于记述的是清末中国摄影师的活动,因此里面涉及的人名、地名的考证工作要远胜于前两卷。我常在芝加哥大学图书馆的亚洲馆藏中孤独地查找着资料,今年整个夏天都是如此。在此,希望能得到林茨摄影理论奖的支持。

 

二、研究方案

  1、研究目标、研究内容和拟解决的关键问题。

  研究目标:找到清末西文文献中提到的中国人物、地点、建筑、组织机构的准确翻译。

  研究内容:清末中西交流史中可以互相印证的关于摄影活动的民间文献。

  关键问题:西方传教士、外交官、旅行家关注的中国现象与中国人与中文文献所涵盖的范围有很大出入。西方人关注农、商,但清末的中文史料多是文人史料,对商贾、农业关注很少,甚至有时会故意回避。中、西方史料的兴趣点完全不同,因此,常找不到与西方史料对应的中国文献。比如,众多西方人(包括1870年时访华的曾任美国国务卿的苏厄德(William H. Seward)在内)都曾提到北京典当行掌柜“Yang Fang”。他爱摄影,是汤姆逊好友,曾是京城巨富,也曾在兵部买官,但其中文姓名在《清史稿》、《筹办夷务始末》、《清稗类钞》等官修、私著史料中都查无果。当时户部、兵部尚书等人的日记中或许会提到此人。但考证他的身份本身即是一个很有价值的课题。西文文献中的中文地点考证起来也有难度。比如,在翻译第一卷时,由于在北京,查资料不方便,就错把中国首次有文献记载的摄影活动的发生地点浙江圌山当成了焦山。后来在芝大图书馆才找到准确的地图,考证出了正确的拍摄地点。这两三年中,在找资料时,不断有新的发现,帮助推翻、补充旧有的翻译。

  2.拟采取的研究方法、技术方案及可行性分析。清末摄影史的考证完全依赖于对资料的掌握范围和熟悉程度。西文史料从形式上可分为原版照片或相册、报刊、旅行日记、地图、手稿五大类。中文史料主要是清人笔记、地方志、报刊三类。在翻译前两卷时,由于我在北京,查阅西文文献有很大难度。现在在翻译第三卷,芝大图书馆为研究提供了很大便利,项目进展也比以前快了很多。但仍有些文献仅在少数几个图书馆有,必须去查询。翻译稿费非常微薄,因此希望能申请到林茨摄影理论研究奖,推动翻译工作的进行。

  3.本项目的特色与创新之处。

  西文文献中提到的中国摄影活动是中国摄影史的重要组成部分,很多内容在此前的中文文献中完全缺失。比如,关于著名摄影师阿芳,正在翻译的第三卷中列出了他的近千张作品内容总清单。由于阿芳的风景照顾客群是西方人,因此这样的信息在中文史料中是不可能找到的。

  此外,照片地点、画面中的建筑信息中包括了很多遗失的早期照相馆线索,比如开在福州的美璋照相馆的具体位置是否在中洲岛、中洲岛是否在当时是大多数照相馆所在地等等问题,都可以在西文文献描述的中国商业生态信息中找到蛛丝马迹。这些英文文献在还原成中文后,提供了很多独一无二的信息。

 

三、大纲(项目提纲)

  《中国摄影史》丛书第三卷《中国摄影师:1844─1879》完成了对西文文献中涉及的中国摄影活动的全面总结。需要翻译、考证的内

  容主要集中在以下几方面:

  (1)对阿芳作品列表(近千幅)中涉及的各种地点、建筑、洋行等商业机构名称的考证。

  (2)对西方(及日本)文献中涉及到的清驻香港、福尔摩沙(台湾)总督、巡抚,及地方总兵姓名、官职的考证。

  (3)对同兴照相馆、阿芳照相馆在闽江、武夷山一带拍摄的风景照的地点考证,桥梁、古塔考证,及清末福州茶叶贸易、驿路信息的搜集。

  (4)对台湾摄影师“Lie Khong Tek”与“Zhou Zhiben”的中文信息的搜集。

  (5)结合法文文献,对北京的典当行掌柜、摄影爱好者“YangFang”的身份的考证。

  (6)对《申报》、《沪江艳谱》等清末上海文献中提到的摄影活动原文的查询。等等。如上,内容繁杂,工作量很大。

关于我们广告业务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客户投诉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